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天赐神眼
    第二天一早,小七醒来之后就去灶间给阿福熬药了。

    待小七熬好药,老者也醒了,他慢悠悠地起身,看到地上睡着两个人,他眨巴眨巴眼睛仔细又瞧了几眼,见地上果真有两个人便有些吃惊,忙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由于宿醉,老者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大头听到问话忙爬起来给老人解释:“老先生,我们昨天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应,就自己开门进来了,见您躺在地上,我们费了老大的劲才将您抬到床上,还给您盖了被子。”

    小七听力极好,在门外已经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她端着草药走进来,将药放到桌子上,朝着老者鞠了一躬,解释道:“对不起了,老人家,我哥病得厉害,我太着急就自己翻墙进来了。”

    老者身子晃了晃感觉体力有些不支,便往床沿一坐,对着几人道:“生病不能乱吃药,过来我帮着把一下脉。”

    小七把阿福扶到老者面前,老者把了脉之后,沉吟了片刻道:“没啥大问题,就是受了点寒气,小女娃,把你熬的那碗药端来。”

    小七端了药送到老者面前,老者闻了闻,又用指头沾着尝了一口道:“行,先喝这药吧。”

    老者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捂着肚子又坐回床上,对小七三人道:“我饿了,你们快去给我做饭吃。”

    小七立马转身去了灶间。

    老者看着一动不动的大头道:“我老人家腰酸背痛的,你这小子还不快来给我捶一捶。”

    大头:“我只做交易,从不白干活。”大头其实很想问一问这老头以前一个人住在这里是怎么吃饭的?又是怎么捶背的?

    老者:“不白干活是吧,你先过来捶着,回头我让那丫头拿钱给你,她哥可是用了我的草药的。”

    小七很快从灶间回转,向老者请示:“老人家,我其实不太会做菜,你面缸里有面还有面引子,不如我帮你做馒头吧。”

    老者摆了摆手:“行吧行吧,记得要快些,我老人家快要饿死了。”

    小七用温水和了面,揉好之后放到盆里用芦苇盖盖上放到阿福睡觉的被子里裹了起来,这面估计要很晚才能发好。

    做完这些后,小七又煮了一锅面疙瘩,这个不费力,两下就做好了。

    老者吃完面疙瘩之后背着手在院子里走了一阵,然后悠哉悠哉地在院里练起五禽戏,阿福和小七觉得很好玩,就跟着一起练起来。

    老者打完一遍后立马变得精神矍铄了,对着几人道:“你们想知道我多少岁吗?”

    大头心道鬼才想知道你多少岁,岁数这东西既不能吃也不能喝的,有什么用?

    小七左右看了看,见大头和阿福都不理睬老者,只得硬着头皮捧场:“老人家您七十多岁吗?”

    老者摇了摇头,抚着白胡子道:“我已经一百零八岁了,你们好好学这五禽戏,学会之后每天都打一遍,以后大概也能活得像我一样长久。”

    大头听了很是惊讶,真是没想到这老头居然有一百多岁,该不会是胡说的吧?

    小七:“人都说七十古来稀,老人家您真是有福气,我们村里年纪最大的才七十多岁。”

    老者似乎很欢喜小七的捧场,指着远处的山峰对小七道:“看到那山上的崖壁了吗,那垂直的崖壁上面长着一棵松树。”

    小七:“我知道,那是凤凰山。”凤凰山绵延数百里,凤凰镇周围大概没人不知道凤凰山吧。

    老者:“一百年前,我师傅住在这个院子里,他对八岁的我说崖壁的那棵松树下长了几株神仙草,可以治瘟疫,瘟疫你们知道是什么吗?那是很可怕的会人传人的病,每隔数年就会有一次,每次都会死很多人。我长大后,一次次去攀爬崖壁,始终到不了那里,每次失败回来我都会大醉一场。”

    小七望向松树:“神仙草的叶子是圆的吗?”

    老者神色很是激动:“小女娃,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小七:“神仙草的叶子是圆的吗?”

    老者的手依然指着崖壁,但是却颤抖不已:“你怎么知道是圆的?”

    小七睁着无辜的大眼睛道:“我看见松树下长着几棵草,叶子圆圆的。”

    老者瞪大眼睛:“你真的看得到?那叶子是什么颜色的?”

    小七认真得点了点头:“看得到,火红色的,很是醒目。”

    老者立刻湿了眼睛:“居然和我师傅说的一模一样,我这辈子有个执念,就是想在死之前亲眼见一见那神仙草。”

    大头和阿福听了很是吃惊,忙抬头朝崖壁望去,他们很努力想要看得更清楚些,但那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看得到。

    大头:“距离太远了看不到,小七你的眼睛真是神了……”

    阿福:“妹妹,你的眼睛这般厉害,那么远的小东西都能看得清楚。”

    老者像个孩子一样围着小七又蹦又跳激动不已:“上天给你赐了一双神眼,真是太好了。”

    下午面发好之后,小七蒸了一锅白花花的大馒头,煞是好看。

    老者拿了一个入口,又惊住了:“我活了一百多年,还是第一次吃到这样好吃的馒头。”

    小七有些不好意思:“我娘说我力气大,所以揉出来的面劲道。”

    老者抚了抚白花花的胡子道:“我瞧你做事像模像样的,不如你留下来给我做徒弟吧,这样我以后就不用再自己动手做饭了。”

    小七耐心地同老者解释:“老人家,我不想学医,我要学武,我以后长大了要做劫富济贫的女侠。”

    老者纠正她:“劫富济贫那叫大盗。”

    阿福匆匆从屋里抱了铺盖出来:“我的病已经好了,妹妹,我们快回家吧。”

    小七抬头看了看天:“嗯,天不早了,我把灶间收拾一下我们就离开。”

    小七手忙脚乱地收拾好灶间,出来的时候居然不小心撞断了灶间的门框,小七一脸尴尬地拿出钱袋递给老者:“老人家,实在不好意思了,我不是有意的,这些钱全部给您,等天气暖和了,您出门找个人帮着修一修。”说着小七就动手去牵骡子。

    老者:“等一下,老人家我给你哥配些药你们带回去,等吃完差不多就能全好了。”

    小七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多谢您了,老人家。”

    很快老者就配好了药,三人离开的时候,老者拦在骡子前面:“你给的钱太少了。”

    小七笑着问道:“还差多少?过段日子我给您送过来。”

    老者:“我、我不要钱,你须得答应我一件事,等以后你有了能力,记得采一棵神仙草送给我,我一定会活到那个时候的。”

    小七点头:“您少喝点酒,照顾好自己,我们走了。”

    骡车一点点远去,老者朝着骡车的背影大声呼喊:“千万不要忘记了,我一定会活着等你的。”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