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突发事件
    秋天,树叶黄了,一场秋雨过后,太阳晒了两三日,终于能出门行走。

    妇人们坐在村口晒着太阳做毛翁子,毛翁子又叫窝窝鞋,是用芦苇穗编成鞋帮,木头做鞋底,穿起来踩在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孩子们很喜欢。

    寒冷的天气,赤脚踩在泥路上很容易受凉,得了风寒那可是要命的事,药钱贵只是一方面,关键是易传染又容易丢命。

    窝窝鞋不怕泥水,忙完秋收之后很多妇人都喜欢做窝窝鞋,做够自家穿的,多余的可以卖去凤凰镇上,很多铺子都收。

    妇人们边做活边说笑着,看起来一片祥和,然而这种祥和很快就被一个人打破了,桃花娘慌慌张张地从村里走来,对着大伙道:“柳二狗家里闹起来了,围了很多人。”

    妇人们听到桃花娘的话拿起手上的活计争先恐后地往村里去了,很快大柳树下就只剩下桃花娘一个人,她撇了撇嘴道:“平时一个个都很正经的样子,一听说有热闹看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小七和阿福准备出门去放羊,顺便给兔子割点草,阿福抱着小木板,小七背着背篓手里拿着镰刀。

    两人刚出自家院门就看到很多人哗啦啦往对门梨花家冲,梨花家院子里传来女人的叫骂声和哭声,小七心道不好,肯定是出事了。

    阿福想过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小七拦住他:“哥,你先去放羊,我去梨花家看看怎么回事,放心吧,我力气大,有事能拦着点。”

    说着小七就把背篓和镰刀都给了阿福,阿福拿起东西听话地牵着羊离开了。

    小七挤进柳二狗家的院子,见两个粗壮的妇人正拉扯着梨花,嘴里还说着很难听的话:“小浪蹄子,一个破落户哪有钱买这样好的衣裳。”

    “就是,和她娘一样喜欢勾搭男人。”

    其中一个妇人伸手扯掉梨花头上的绢花:“唉哟,还带着朵绢花呢,大伙快瞧瞧,花蕊竟是小珍珠粒子做的,不知道是从哪个男人那里哄来的钱呢。”这粗壮妇人是村长媳妇镇上的亲戚,还算有些见识,连珍珠都认得。

    梨花身上穿的是花喜儿送的那件粉色绣花衣裳,此刻已经被撕扯破了,露出几块雪白的肌肤,此刻她满脸都是泪痕,真正是梨花带雨。

    小七见状立刻跑过去拉开梨花身边的两个妇人:“婶,你们不要乱动手,梨花姐身上穿的衣裳和头上戴的绢花都是花家的喜儿姑姑送的。”

    梨花离开了禁锢,立刻扑向自己的娘,梨花娘光着身子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小老鼠眼泪鼻涕一大把缩在梨花娘身旁,满是补丁的衣服上也有两个大脚印,村长媳妇和三四个女人一起正用脚踢着梨花娘,连带梨花也被踢了几脚。

    小七上前拉起梨花:“梨花姐,快进屋给你娘拿件衣裳穿,别冻着。”

    梨花跑回屋里抱了床棉被给自家娘盖在身上,说是棉被其实根本就没有棉花,上面破了几个洞,洞里有稻草钻出来。

    和村长媳妇一起施暴的几个妇人看到小七立刻停住了动作,妇人们对小七多少有些畏惧,小七的神力在村里可是家喻户晓的。

    只剩下村长媳妇一个人在那里发飙,她平时不怎么出门,所以不认识小七,见小七上来阻拦,就对着小七破口大骂:“你这小贱人,管的哪门子闲事。”

    小七伸出小胖手捏住了村长媳妇的胳膊道:“你怎么能随便出口骂人?”

    村长媳妇被小七捏的嗷嗷叫,没一会便求饶了:“我不骂了我不骂了,你快放开我,我可是村长柳顺的媳妇,柳二狗家的勾引我家男人,我才动手打她的。”

    小七放开村长媳妇,见村长媳妇还想扑过去打人,重新拉住她:“你快要把梨花娘打死了,村长在哪里,还不快出来管管你媳妇。”

    怕老婆的村长此刻头上顶着梨花家舀水的大瓢正缩在篱笆边上瑟瑟发抖。

    围观的人群里有声音应和:“正该如此。”村里人都知道村长是个怕老婆的。

    不多时院门处传来花婆婆的声音:“院子里有媳妇没穿齐整,你们这些汉子不知道回避一下吗?”

    男人们红着脸转身离开了,只剩下女人们留在院子里。说错了,其实还有一个男人留在院子里,这个男人就是村长柳顺,柳顺依然瑟瑟地缩在篱笆边上不敢动。

    花婆婆上前看了眼梨花娘,对柳顺道:“梨花娘已经昏过去了,柳顺,你赶紧回家把你家的牛车赶来送梨花娘去镇上医馆看大夫,出了人命可就不好了。”

    村长媳妇厉声大喝:“勾着全村的男人帮她养生病的儿子,这种到处偷人的**,凭啥送她去医馆?”

    花婆婆质问村长媳妇:“你亲眼见到她偷人了吗?你这是欺负她男人不在家吧?”柳二狗这段日子仍旧在镇上干活。

    妇人们听了面面相觑。

    村长媳妇抻直了脖子,用手指着村长柳顺道:“我亲眼看到我家男人从这院里出来。”

    花婆婆:“你们家柳顺管着村上很多事,忙着呢,你就没问问他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还没见过你这样傻的人,居然往自家男人身上泼脏水。”

    柳顺把头上的瓢取下来,站直了腰身道:“正是如此,最近县太爷正征集人手修河道呢,派下来很多事,都需要一一通知呢。”

    花婆婆懒得听柳顺啰嗦:“救人要紧,柳顺,赶紧回去套牛车。”

    柳顺答应着就要回家去套牛车,他媳妇胖胖的身子呯一声扑到地上紧紧抱住柳顺的双腿不让柳顺离开,此刻已经完全没了形象。

    柳顺怔愣了片刻从怀里摸出一串钱递给花婆婆道:“那啥,我事儿还没忙完,麻烦婶子找人帮忙送一送,这些钱先拿去医馆用着,不够再添。”

    柳顺媳妇慌忙从地上爬起来抢钱却慢了一拍没抢到,钱已经到了花婆婆手上,她是没胆子再上去抢的。

    花婆婆对柳顺媳妇道:“你也不用急着抢,这些钱估计远远不够看病的,到时候差多少我再通知你们夫妻补上。”

    柳顺媳妇气得脸红脖子粗:“休想多要,多一个子也不行。”说完就揪着村长柳顺的耳朵离开了梨花家的院子,一路招来了很多围观者。

    “柳顺的婆娘家是镇上的吧?”

    “正是,镇上的婆娘太凶了,娶不得。”
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