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上山打猎
    凤凰山连绵数百里,将凤凰镇包围其中。

    柳家村和王家村离山脚下都挺近,两个村的村民在山脚下开了些荒地,还有人在山脚下挖了陷阱,运气好可以抓只野兔子之类的小动物打打牙祭,陷阱旁边会做上记号,以免附近村民不小心踩进去受伤。

    但是深山里是没什么人会去的,因为大伙都知道很危险。

    大雪封山前,花婆婆和花喜儿一早就起来做干粮,准备带去山里,花喜儿想去山里狩猎的愿望终于成了真。

    小七吃完早饭就带着两个背篓过来花家,指着背篓对花喜儿道:“喜姑姑,我爹听说我们要去山里打猎,给我们一人编了一只背篓。”

    花喜儿看着背篓忍不住赞道:“小七,你爹可真厉害,背篓都能编出花样,瞧着比镇上卖的那些背篓好看多了。”

    小七自来不懂谦虚为何物:“我爹编的背篓自然是最好的。”

    花喜儿今日穿了一套红色的紧身衣裳,非常合身,看着比穿裙子时候显高一些。

    花喜儿对这身衣裳很满意,伸着双臂在小七面前转了一圈,问小七道:“你看我这身衣裳怎么样?这种样式的衣裳据说是胡人那边传过来的,穿在身上干活很方便。”

    花喜儿平时不用做农活,皮肤有些白晢,虽然比不得梨花,但衬着红色的衣裳也很是漂亮。

    小七点头称赞:“喜姑姑今天很漂亮。”

    “难道我以前不漂亮?”

    小七提高声音:“喜姑姑一直都很漂亮。”

    花喜儿用手指在小七额头轻轻弹了一下:“说了不要叫姑姑,会把我叫老的,你这烂记性真是气死我了。”

    小七:“谁让我没有喜姑姑那样过目不忘的本领呢。”

    花喜儿往背篓里装东西,装完又拿出来给小七看:“小七,你快来帮我看看我带的这些东西齐不齐全?我因为能去打猎太兴奋了,昨天晚上都没睡好,现在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带些什么过去。”

    小七:“喜姑姑,这事得问花爷爷,花爷爷去山里的次数多,有经验。”

    花喜儿果然跑去问自家老爹,花老爷子见花喜儿一身大红色皱了皱眉:“这衣裳的颜色……”

    花喜儿满脸喜色:“爹,你也觉得这颜色很好看,对吧?”

    花老爷子:“行吧,你自己喜欢就好。”

    很快三个人就出发了,山上有很多荆棘,花喜儿和小七一路拿着砍柴刀开路,两个人对山上的花花草草任何景物都有兴趣,一路走走停停好奇得很,花老爷子跟在两人不远处。

    走了大约半柱香的功夫,小七看见三只灰色的小兔子,兔毛颜色和这个季节的树木枯草颜色很接近,不仔细根本发现不了。

    小七对花喜儿作了个嘘的手势,示意花喜儿看兔子,两人悄悄靠近兔子,同时搭弓射箭,小七射中一只兔子,花喜儿的箭落空了,另外两只兔子在慌乱中逃跑了。

    小七走过去把那只中了箭的兔子抓起来放到了身后的背篓里。花喜儿摇着小七的胳膊撒娇:“小七,姑姑没射到兔子,心里好难过,再碰到兔子可不可以先让给姑姑射?”

    小七大手一挥:“好,我同意了,回头碰到兔子让姑姑你先射,多练几次就准了。”

    花喜儿:“我已经比你多练几年的箭了,还要怎么多练,我没法活啦,天哪……”

    小七仰着小胖脸:“喜姑姑,虽然你箭射得不好,但你骑马很厉害呀。”

    花喜儿抚额:“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家那是骡子,不是马。”

    小七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唉呀,我忘记啦,你家的是骡子,我家的那个才是马。”

    小七露出崇拜的神色:“喜姑姑骑术那样好,我却不行,回去喜姑姑再仔细教教我。”

    花喜儿:“成交。”

    两人很快就碰到了一只独行的小白兔,花喜儿射出一箭没中,两人寻着兔子的踪迹跟过去,不一会就发现一只火红的狐狸把兔子给按住了,兔子身上雪白的毛和狐狸身上的火红色碰撞在一起,很是引人注目。

    花喜儿很激动:“小七,我很喜欢那只狐狸,你快帮我抓住它。”

    小七搭弓射箭,花喜儿按下她的手:“你不是跑得比兔子还快吗,你试试能不能活捉狐狸。”

    话说这只狐狸还真是狡猾,小七在山林里追了小半个时辰才追到,中途惊起了好几只野鸡,小七顺手抓了一只野鸡,这只野鸡的尾巴五彩斑斓,非常漂亮。

    过了一会,花喜儿也射中了一只小猎物,高兴地大喊大叫。

    小七:“喜姑姑,野物都被你吓跑了。”

    花喜儿忙捂住嘴:“唉,我一时没忍住。”

    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一条小溪边,发现了一只带斑点的小鹿,此刻小鹿正低下头吃草,小溪附近满是雾气,整个画面如仙境一般。

    花喜儿小声在小七耳边道:“还记得我拿给你看的画册吗,小七你看,这只小鹿比画册上漂亮多了,我想摸一摸它。”

    花喜儿说着就轻声轻脚地往前挪去,想要再靠近些。

    忽听得哗啦一声,花喜儿手臂紧紧抱住小七的腿,半个身子陷进了坑里。

    小七反应很快,立刻把花喜儿拉上来。

    坑里插着很多尖尖的木棍,里面还有动物的骨头,看着有些吓人。

    花喜儿看向坑里有些后怕,嚎啕大哭,“小七,我差点就没命了,还有我的梅花鹿……”

    小鹿早已经被惊走了。

    小七:“这坑很难辨认,上面盖着那么多落叶,而且也没做记号,多亏你反应快,抱住了我的腿。”

    见花喜儿的鞋子上滴了血,小七很担忧,忙把花喜儿的裤脚挽起来查看,见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就道:“喜姑姑,没事的,只是擦伤了表皮,问题不大。”

    花老爷子离得不远,听到哭声忙赶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花喜儿看到自家老爹忙止住泪水:“爹,你别担心,我只是擦伤了。”

    花老爷子仔细查看了陷阱,对两人道:“这应该是猎户挖的陷阱,看起来时间很久了,所以比较难辨认。”

    见闺女的鞋子上有血滴,花老爷子有些心急,就道:“时间不早了,爹背你下山吧。”

    “爹,我没受伤,自己能走的。”说着花喜儿迈开步子走了几步,果然没什么大问题。

    可怜花喜儿盼望已久的第一次狩猎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心里遗憾的很,下山的路上她小声对小七道:“小七,我要是再小心些,咱们还可以在山里多呆上一会呢,可惜了,好不容易来山里一次……”

    小七道:“喜姑姑不要再难过了,凤凰山就在那里,又不会长腿跑掉,下次咱们再去。”

    花喜儿摇了摇头:“我最了解我爹了,这次受了伤,下次轻易不会再让我去山里。”
北京快乐8